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独角兽概念不热了但为什么依然无法忽视它?
 

  在独角兽生成过程中,其本身不仅客观上倒逼了现代金融体系完善,还作为各类创新创业资源集聚中心释放红利,加速颠覆传统产业。

  尽管独角兽概念不再像去年那样火热,但独角兽依然是经济发展中无法忽视的存在。特别是,当下中国独角兽企业迎来数量持续快速增长时期,企业规模也是前所未有。

  但微妙的是,恒大研究院、胡润研究院、IT桔子数据等一众国内机构所列名录比CB Insights为代表的国外榜单翻了一倍还多。恒大研究院统计的2018年广义独角兽为161家,狭义独角兽为137家;胡润研究院统计的独角兽数量为97家,IT桔子数据更是多达203家;CB Insights则仅为37家。

  除统计口径的差异,更在于衡量侧重点不同,国外榜单更青睐“独特性”,即在所在行业具有独特优势和竞争力,而中式榜单则“以估值论英雄”。

  没有马斯克、乔布斯就没有今天的特斯拉、苹果,没有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就没有今天的BAT,独角兽企业的市场估值本质上是人才的资本化,既需要集聚专业技能精通的技术型人才,也需要懂管理、熟市场、通金融、善驭人的经营型人才,更需要能前瞻大势、激活创新活力的战略性人才。

  对传统的盈利形态、业务形态通过模式层面的改造,带来效率及用户体验的革命性提升,独树一帜地改变甚至颠覆行业或大众的日常行为方式,既具备不可替代性,又符合未来发展趋势。

  如抖音以算法推荐+音乐+短视频+社交的商业模式不仅革新线上娱乐方式,吸引日活用户1.5亿人、日均播放量超10亿次,甚至化身“爆款”制造机,与微信、微博并称为“两微一抖”成为新营销标配。

  资本金融是独角兽跨越成长瓶颈、实现持续发展的基础,以种子、天使、VC为主要内容的创业融资体系满足从实验室到小范围内应用再到规模化生产的资金需求,多层次资本市场为核心的直接融资体系为风险投资退出通道提供保障。

  尤其在“赛道论”(投资人无需相马,只需要给所有赛道的马押注,总有一匹是赢家)盛行下,饲料充分的独角兽“烧投资人的钱,创自己的业”,迅速吸粉壮大。以4个月内融资140亿美元(创全球有史以来最大的私募股权融资纪录)、估值1500亿~160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为代表,在一级市场上独角兽企业估值增长速度已经快于通过上市达到相应估值的速度,很多独角兽公司的估值远远超过不少上市公司的估值。

  独角兽的发展需要成熟的上下游配套资源、完善的产业链支撑,其业态、模式、技术的新意又是在通过各种渠道获取的信息基础上萌芽,最后量变引起质变。

  隔行如隔山,不能一概而论,因地制宜、因业制宜开拓符合行业发展趋势、满足市场需求的发展路径。

  若简单粗暴地套用新模式、新技术,即使短时间内夺人眼球,也不过是“站上风口的猪”,风停了便掉下来摔死了,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公司的陨落便是前车之鉴。

  一方面,布局新兴行业,这些领域不仅尚未形成政策门槛,且更容易抢占发展先机和话语权,还对投入要素要求不高,更容易短时间内崛起,无人机先驱大疆创新、自销毁分享鼻祖Snapchat都是开拓新领域占领市场空间的例证。

  另一方面,闯入金融、医疗、教育、公共交通等依赖“牌照”作为门槛的行业,一定意义而言,“独角兽是嚼着垄断者的骨头成长的”,具有垄断性质的产业已形成令人垂涎的垄断利润,吸引嗅觉灵敏、反应奇快的独角兽蜂拥而入,微信支付、滴滴出行便是这类独角兽代表。

  人才是创新创业的第一资源,独角兽成长更离不开源源不断的人才支持。这也导致独角兽们在挖墙脚方面无所不用其极,网传特斯拉中国工厂开三倍工资从上汽集团挖人,硅谷也流传着当地独角兽们不断“捕猎”如谷歌等科技巨头里的人才,甚至连给技术人才做饭的厨师都不放过的传闻。

  在独角兽的世界里,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受益于要素资源倾斜,独角兽们集资本、人才、技术等资源于一身,肆无忌惮地围剿市场上的其他玩家,导致产业间、区域间出现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局面,最终成为马太效应的独享者,赢家通吃。

  在独角兽生成过程中,其本身不仅客观上倒逼现代金融体系完善,还作为各类创新创业资源集聚中心释放新人才红利、信息红利,更加速颠覆传统产业、培育前沿产业,引领全球技术、模式、业态。

  概言之,独角兽在创新、金融、人才、信息、产业五个维度为经济注入新动力、打造新引擎,成为新经济的开路先锋。

  正基于此,独角兽又注定将成为旧经济的破坏者,对旧经济运行机制与模式造成釜底抽薪。

  独角兽由资本外部推动指数式发展,革新企业发展模式。独角兽快速催熟、膨胀的发展形态几乎让原有的企业经营模式相形见绌,其核心是由外而内发展,即外部资本支持,加大产品(或服务)开发、投放力度,从而迅速打开并占领市场,短时间内指数式发展,颠覆传统企业由内而外、线性发展的路径。

  横冲直撞的独角兽令商业模式、业态创新不断涌现,监管对象和场景也随之颠覆,但监管思维、手段和方法缺乏前瞻性,仍停留在先前适用于传统经济、传统产业、传统产品的体制框架,往往令政府措手不及,要么是严重滞后,出了问题再解决,陷入被动补漏的局面,网约车乱象、共享单车过剩、直播闹剧等无不是前车之鉴。

  独角兽对资本市场的传统玩法提出挑战,甚至撼动传统制度。独角兽非线性成长下的非典型性融资需求,倒逼工业经济体系下成形的资本金融体系发生颠覆性革新。

  美国是资本金融市场创新的肥田沃土,“大而美”的独角兽格局与其资本金融创新相辅相成,如存托凭证(DR)便创于美国。中国为不错过独角兽发展成果,引境外上市的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便在去年出并实施中国版存托凭证(CDR)。无独有偶,香港股市也为CDR度身定制,变革游戏规则,紧随CDR新规发布近24年来意义最为重大的港股上市制度改革,接纳双重股权结构。

  独角兽的破坏性创新成为饥渴的资本竞相追逐的风口,将“唯快不破”奉为圭臬,与追求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相去甚远。

  打造一只独角兽甚至成了“流水化作业”,只要找准平台,创造一个概念,进入融资——烧钱——“吃人”(围剿其他玩家)的循环,继而得到高估值,新的独角兽企业就此诞生。

  这样的速成模式催生了泡沫,国内PE估值普遍高达20倍,相当于独角兽们把未来二三十年的预期收入都折现到今天。

  独角兽就此进入一个死结,初期无造血能力,唯有输血续命,后期要经历较长时间夯实底部的过程,熬不过的或资金来源断了的,只有死路一条,成为客观上的投资“陷阱”。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