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国风塑业 OLED概念龙头成色探秘
 

  国风塑业和柔性屏究竟有何关系?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前往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铭传路1000号国风塑业新总部所在地实地探访。

  下午5时许,厂区有员工陆续下班。记者与之交谈,但员工大多三缄其口。在国风塑业一栋厂房内,看到一排排双向拉伸聚丙烯薄膜(即BOPP膜)密集摆放。不过,这些材料与PI薄膜关联不大。距这栋厂房约20米附近,几栋新厂房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据杨应林介绍,PI薄膜的生产线也在此建设,目前正在安装设备。

  2017年8月,国风塑业公告称,为加快企业产业转型升级,发展高端功能膜材料,拟投资1.79亿元建设年产180吨高性能微电子级聚酰亚胺膜材料项目,项目建设期为1.5年。根据公司此前公告,上述PI膜项目初期规划主要应用在柔性电路板(FPC)的基板制造领域。该项目进入设备安装调试阶段,预计2019年二季度试生产。

  一位专注新材料领域的投资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目前高端PI膜国内几乎很难找到相应标的,相关核心技术多掌握在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企业手中。A股市场出现类似标的,容易引发市场炒作。

  国海证券指出,2019年折叠屏成为风口。折叠屏对PI膜的需求空间大,但PI技术在全球范围呈寡头垄断局面,技术封锁严密。国内配套的PI薄膜制造水平落后,生产的PI膜应用在低端市场;而高端市场高度依赖进口。PI膜设备定制周期较长,PI膜本身制备难度大,下游市场对产品质量要求苛刻,且国内技术人才稀缺,这些都成为发展PI膜产业的“拦路虎”。

  杨应林对记者表示,国风塑业即将上马的PI膜项目并不是应用在可折叠显示屏。截至目前,公司没有研发应用在可折叠显示屏的PI膜。“2017年下半年开始上马的这个项目,主要设计是做柔性电路板的。”

  杨应林表示,整个薄膜行业产能供大于求,生产压力较大,且竞争门槛也不高。“这几年,很多地方都在投资相关产能,对公司的盈利压力较大。公司在想办法做一些高附加值产品,进行产品结构的调整,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

  梳理发现,国风塑业年初股价上涨,背后浮现知名游资的身影。这些游资多次出现在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华福证券厦门湖滨南路证券营业部等的龙虎榜上。公司股价在游资的买入卖出中节节攀升。

  以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为例,2月26日至3月11日,国风塑业现身龙虎榜达7次,成交金额累计2.53亿元。其中,累计买入1.37亿元,累计卖出1.16亿元。

  有的游资选择快进快出的方式。3月1日,在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国风塑业被买入2472.59万元;而下一交易日便大举卖出2509.23万元。厦门湖滨南路证券营业部出现类似情况。2月27日、2月28日,合计买入国风塑业3611.70万元;3月1日,卖出3903.31万元;在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2月26日买入国风塑业4366.59万元,翌日便卖出3295.69万元。

  梳理发现,在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今年以来,东方通信等多只热门股现身龙虎榜席位。

  从股东持股比例看,国风塑业筹码分散,这或许成为其被游资盯上的重要原因。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前十大股东中仅1家机构股东,即公司实控人合肥市国资委下属的合肥市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7.74%。其余九大股东均为自然人,单人持股比例均低于0.7%。公司全体股东平均持股仅1.41万股。

  对于公司前十大股东出现9位自然人的情况,杨应林对中国证券报记者称,“公司看点少,经营情况也不好,所以不在机构、基金的股票池中。”

  资料显示,国风塑业1998年上市,但年度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几乎都不超过6000万元,个别年份仅盈利数百万元。一位合肥出租车司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十年前国风还算是合肥能排上号的企业,但现在遇到了瓶颈。“劳动密集型公司,科技含量不高,竞争激烈。以前效益相当好,现在走下坡路了。”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