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昔日重庆洗脚妹身家3亿公司国外上市!如今神话
 

  从重庆江津农村洗脚妹到足浴女王,52岁的胡芝容即将带着她苦心经营10多年的重庆富侨保健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富侨)远赴澳大利亚上市,中国足浴第一股也将由此诞生。

  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网站显示,传统治疗诊所有限公司(简称TTC)预计将在本月31日挂牌上市,TTC全资持有注册在香港的中国富侨保健产业有限公司,而中国富侨保健产业有限公司则100%持有富侨(重庆)控股有限公司(富侨重庆控股)。

  据悉,TTC发行3000万新股,募集1500万澳元,折合人民币6960万元,将用于足浴主业等,TTC实际控制人、总裁胡芝容身家将达到3亿元人民币。

  TTC发行上市后,总股本将达到2.20772亿股,按照发行价0.5澳元,总市值1.10386亿澳元,折合人民币5.12亿元(按照昨天1澳元兑换4.64元人民币),胡芝容的持股身家折合人民币3.176亿元,张三政、蹇平的身家分别为人民币2192万元、2058万元。

  资料显示,胡芝容作为TTC总裁与创始股东,现年52岁,是富侨“郭氏养生按摩手法”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胡芝容不顾全家的反对,嫁给了来村里卖手表、会推拿敲打的郭家荣。郭家亦是寒门子弟,整个1980年代,郭胡二人都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做过的生意很多,到最后大部分都成了赔本买卖:开过“苍蝇馆子”,种植过花木,倒卖过水果,贩猪去过越南。

  1990年代中期,生意愈发难做,郭家荣到了濒临绝望的时候,在广州打工的郭家荣胞弟郭家富打来电话,劝大嫂筹钱开一家洗脚店。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郭家荣与胡芝容南下广州,和郭家富进入洗脚城内部,一方面学习足底按摩技能和服务礼仪,一方面窥探足疗行业的盈利模式。一番摸爬滚打后,1998年7月,大家七拼八凑了4万块钱,在重庆杨家坪开起了自己的浴足门店。3个月后,富侨开始盈利。

  郭家四兄弟很快分家,郭家荣、胡芝容执掌重庆富侨、郭家富创办家富富侨、郭家华创办郭氏富侨、郭家贵创办富侨贵足道,种种迹象显示,胡芝容后来与郭家荣离婚,一人执掌重庆富侨。

  期间,2012年郭家富的家富富侨出现危机,外界一度将重庆富侨与郭家富联系在了一起,胡芝容旗下的重庆富侨在融资、租房等方面也受到一定影响,但胡芝容最终挺了过去,毕竟重庆富侨与郭家富的家富富侨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各是各的独立法人单位,而中国驰名商标“富侨”及文字、“富侨保健”、“重庆富侨”为重庆富侨拥有。

  此前,重庆在澳大利亚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分别为2003年上市的中国西部控股(骆宝程控制)和2011年上市的黑金环球(彭玉国控制),前者为矿产企业,后者为奉节的煤炭企业。

  提到洗脚,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富侨。这不仅仅是在重庆才会出现的情况,因为富侨已经像肯德基、麦当劳一样遍地连锁,年营业额超过20个亿,纳税超1亿,员工逼近5万人。她所带领的富侨公司,是《全国足浴保健经营技术规范行业标准》、《全国足浴保健企业等级划分行业标准》起草单位。而这一切的背后,居然是一个温润又火辣的重庆女人——胡芝容。

  采访当天重庆下着冬雨,记者到达富侨大公馆总店的时候,胡芝容正在做足疗。片刻之后,她从内间走出来,一身短洋装、过膝靴,外面套了一件白色小外套,戴着一顶和外套同色的帽子,有种成熟女性难得的俏丽。她走路步速很快,但坐下来的时候仍是侧45°落座,聊了几句之后,她忍不住抗议:“哎哟,我们还是说重庆话吧。”

  这种爽直的个性是重庆女人的招牌标签,但在亿万富姐这儿,实属难得。采访时她的生活秘书和工作人员远远地在旁边喝茶,“我走到哪里都带着她们”。

  做大事需要勇气,这两个字似乎从刚出生起刻在胡芝容身上。这个出生在江津农家的女子从小就比别的小孩倔强,她的父母都是贫苦的挑夫,她从小就需要一边上学,一边打猪菜,每天的口粮仅是一点红薯。重庆农村重男轻女思想非常严重,绝大部分的农村女子在初中毕业后便会在家务农、等待嫁人,胡芝容却仍凭着自己的倔强说服了父母,硬读完了高中。高中毕业后,她跑到镇上的砖窑厂打工,每天挑着200多斤的砖头跑几十趟。那时候她的梦想就是,让父母过得好一点。

  命运给有勇气的人的安排一定也非同寻常,不久,命运让她遇见了来村里卖手表的“小货郎”郭家荣。胡芝容的家人一致反对他们交往,这个重庆女子干脆就和郭家荣私奔了。郭家也是穷人家,不过却有非同寻常的经历:郭的祖父曾跟随蔡锷在云南开创讲武学堂,颇通经络之术,随后回渝开过医馆。源自家学,郭家荣自小便会些推拿敲打之术。不过他把仅仅这套功夫当作是劳苦之后的一种解乏。谁也不能料想,未来他和胡芝容能靠此谋生,并创下过亿的身家。

  私奔归来之后,胡家不得不承认了他们的婚事。婚后,夫妻俩便开始满世界做生意。“什么生意都试过,什么有钱赚做什么”,他们开过“苍蝇馆子”、当过“火车票贩子”、批发过水果、种过花木。“我们还去越南贩过生猪,我和老公一起押车。车上400多头仔猪,我们在车上猪的上面搭个木板就算是床睡觉,猪拉屎拉尿都在下面,臭得我几天都吃不下饭。”然而幸运之神并没有因为夫妻俩的勤勉而眷顾他们,整个上世纪80年代,他们的生意几乎都是以赔本告终。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的生意真的叫做做不下去了。我们从广西批发的荔枝,批成4块,重庆卖1块,就是全部晒干了卖都赔本!”

  绝望的时候,郭家荣的弟弟郭家富从广州打来电话,让大哥大嫂来广州看看足浴生意能不能做。“最开始我心里还是抵触的,觉得是洗脚城是干‘那种事’的地方。到了广州,我和老公悄悄跑去洗脚城看,发现人家都很正规,才知道这不是传说中的‘那种地方’,是正规生意。”

  为了做好这门生意,胡芝容和郭家荣、郭家富进入洗脚城内部,一方面学习足底按摩技能和服务礼仪,一方面窥探足疗行业的盈利模式。一番摸爬滚打后,1998年7月,胡芝容借了4万块钱,在重庆杨家坪开起了自己的浴足门店。“那时我们租的房子,只有4张足浴床、6张保健床,用的手法是我老公根据家里传下来的郭氏养生按摩手法,再参考广东的按摩术自创而成的。白天,他们兄弟俩钻研手艺、培训员工,我就做接待服务工作。”由于买不起空调,重庆又是出了名的火炉,风扇吹出的都是热风,胡芝容就带着不上钟的员工坐在客人身旁摇蒲扇,“有时能让客人舒服到睡着”。从开业的第一天起,胡便告诉技师和顾客:如果做得不满意,可以拒绝付款。这条约定,一直坚持到现在,成为了富侨家规。

  “现在我都经常坐在总店的大厅里,经常看到客人带着自己的朋友来做足疗,有些客人进来的时候就会给朋友介绍‘富侨就是按得最好的,只是总店的技师年龄大了点’。一听他们这么说,我就很高兴。足浴不是娱乐业,是保健按摩,富侨的客人都认可我们这个品牌,‘富侨’已成了健康足浴的代名词。”

  做小生意靠勤奋,做大生意靠管理,做洗脚做成上亿的生意,出了勤奋和管理,更需要人格魅力。富侨的所有员工都管胡芝容夫妇叫大哥、大嫂,胡芝容甚至记得每个办公室员工的生日。而只要是直营店的员工,家里红白喜事,她一定亲身到场。这些事做一天容易,做这么多年却很难。胡芝容深知富侨的核心竞争力是技师的技术,于是从最初开始他们夫妻亲自带徒弟到后来开办学校,富侨每个技师都必须经过富侨职校专业培训合格后才能上岗。“我把他们从农村带出来,他们信我,我就是他们的大嫂,一辈子的大嫂。”

  90年代中期,来自重庆江津的胡芝容和丈夫郭家荣一道开起了足浴店。筚路蓝缕的打拼之后,重庆富侨成为很多人眼中的中国“足浴界第一品牌”。

  虽然经历了前夫兄弟分家等插曲,但人称“大嫂”的胡芝容积累多年后身家还是一度超过3亿元,“农村洗脚妹”摇身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足浴女王”。

  2015年,重庆富侨远赴澳洲上市,“足浴第一股”的造富神话达到了最高峰。

  在暂停报价3个多月后,重庆富侨海外上市主体TTC不得不接受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ASX)终止上市的命运。TTC的全称是Traditional Therapy Clinics(传统诊疗),持有重庆富侨100%股份。

  根据公告,TTC于2018年12月17日被摘牌,主要原因是公司在交易所多次催促后仍无法如期披露2018年半年报。

  12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来到富侨(重庆)控股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五环大厦实地走访。眼前的景象“一片狼藉”,门店地面铺满灰尘,已被劈成两半的牌匾随意散落在地上,办公室也早已人去楼空,有的大门已经上锁。

  12月14日,TTC发布公告称,收到ASX通知,要求公司于12月17日摘牌。三天后的17日,TTC再发公告解释称,被交易所勒令摘牌的原因主要是公司无法如期披露2018年半年报。12月18日,ASX上已无法检索到TTC的交易信息。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今年9月24日,TTC曾发布公告称,由于审计师无法获得授权取得公司截至今年6月30日的银行账户信息,公司无法按时披露半年报。

  10月10日,ASX就、相关情况向TTC发去问询函,并提到如果公司不能及时回复将可能对TTC摘牌。不过,TTC没有对问询函作出答复。10月15日和23日,ASX两次提醒TTC可能被摘牌。11月5日,ASX再次发出提醒信函,重申TTC严重违反上市规则,并提议终止TTC上市,不过仍未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

  根据官网资料显示,重庆富侨的上市主体是TTC,它持有富侨健康产业(香港)有限公司100%股权,后者持有富侨(重庆)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而富侨(重庆)控股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在中国的主要经营和控股公司。

  记者进一步研究发现,TTC近期还面临人事动荡。今年9月3日,TTC驻澳董事和首席财务官纷纷辞职。9月5日,上市公司秘书辞职。根据相关规定,作为在澳大利亚注册的公众公司,至少要有两名常驻澳大利亚董事,而ASX也曾专门向上市公司问询。

  从TTC的回复看来,驻澳董事辞职正是因为公司无法如期公布半年报,且审计工作难以推进。自今年9月3日起,TTC已经开始暂停报价。

  如今,网络上大部分关于重庆富侨的信息还停留在3年前上市之时,毕竟创始人胡芝容的传奇造富故事足够吸引眼球。

  根据TTC2017年财报,股权穿透后胡芝容等三人持有公司约1.44亿股,持股比例为60.874%;上述股份中,胡芝容持有1.21亿股,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然而,当初带着雄心壮志赴澳上市的重庆富侨如今似乎陷入困境。

  其实从2017年财务数据来看,公司的经营情况尚可。TTC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2017年收入达到6860万澳元,比上年增长17%;税后利润虽然同比下降21%,但2017年仍然有1330万澳元。门店数量方面,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门店增长到396家。

  但媒体“AFR周末”今年刊载的一篇文章提到:“罗斯主席证实,该公司(TTC)在从中国获得资金时遇到困难,无法支付2017年股息。”ASX也就此向TTC进行了问询。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还注意到,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上市公司全资持有的重庆五环富侨保健有限公司是法院公示的失信人,共有18笔失信信息,立案时间集中在今年5月之后。进一步查询发现,18笔失信信息相关立案中,5月份立案的一项信息中执行标的高达1006万元。

  不过重庆富侨的官网显示,富侨(重庆)控股有限公司已停止原有管理公司——重庆五环富侨保健有限公司对富侨门店的管理权限和职能,并称“现市面上出现一批假冒重庆富侨的门店,其加盟授权均不合法”。

  12月15-17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致电TTC中国方面即富侨(重庆)控股有限公司对外公开电话,但该号码处于欠费停机状态。此后记者致电富侨(重庆)控股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企业联系电话,电话也未能接通。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