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范文明:博观而约取
 

  一个循循善诱诲人不倦的老师,一个为职业教育建设奔走呼号的社会实践者,一个职教精神的诠释者,这些符号和形象所代表的历史含义都很重要。

  2011年,范文明被市委、市政府授予遂宁名校长荣誉。“荣誉太多了。”范文明的笑容中有些淡然。他很快将话题转向了职业教育的发展,对职业教育的强烈关注让他神情严肃。

  几年前,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柯尊平视察后在全省职教工作会上讲:“射洪县职业中专学校是公办职业学校成功办学的典范。”这代表了范文明一生的理想,更成为职教人的思想归宿。

  如中国多数校长一样,范文明避免谈及个人,大多数时候,“我们”替代了“我”。

  46岁的范文明生活很单调,每天的固定线路是校门到家门、家门到校门。“平时的爱好就是运动,不过很久都没有运动了,每天忙得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半。”对于现在的状态,范文明用痛并快乐着形容,“但是我很享受,我热爱这个行业。”

  身在其位,则谋其职。2001年,范文明担任射洪县职业中专校长,学校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后兼并射洪县教师进修校、射洪县成人中专学校、射洪县实验中学、破产企业大于丝绸厂,将射洪职业中专学校变成了四川省规模最大的公办学校。

  “这与前两任校长的努力分不开。”范文明说,“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比如各级领导对学校的关心,比如学校老师对教学的尽心,比如家长对学校的放心……学校的发展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对比照片上的清秀,现在的范文明无疑要成熟一些。这是他2010年当选中国职业教育杰出校长时的照片。“现在要老些吧,”范文明开着自己的玩笑,他身上极强的亲和力,让这次采访进展得格外顺利。

  这点在学校里体现得更为明显。不时有学生上来跟范文明打招呼和交流,他直视学生的眼睛进行平等交流,笑容在阳光下很真诚。

  尽管繁忙的工作已经让他“忙飞了”,但他还是坚持每周上4节课,所教学科参加高考多次名列全市第一,2002年担任四川省中学教师高级职称评委,2006年9月被四川省人民政府授予中学特级教师。

  范文明应该是遂宁获奖最多的校长之一:中国职业教育杰出校长、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四川省职业教育先进个人……但是采访中,他更偏重于学校的发展:“我可能记不清楚自己的奖项,但我一定记得学校的奖项。”他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介绍学校2010年被国家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确定为首批全国285所四川15所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项目建设学校之一。在他的观念中,学校的发展是最重要的。

  然而,现实是尴尬的,无奈的:职业教育办学成本是普高的10倍左右。高昂的办学成本,意味着职教的平民化道路堪比“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尽管近几年国家已出台多项惠民政策帮助职教发展,然而杯水车薪却难以跟上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大规模需求。

  如何最大程度地实现职业教育的平民化?范文明认为,职业学校不能困守原地等待国家帮助,要把握市场规律,从职业教育内部实现根本突破创新,才能掌握职业教育未来发展的生机。

  “近3年来,射洪职中共培养输出职高生万余人,先后短期培训输出农民工近2万人,他们的人均年收入均在1.5万元左右。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县内有10%的私营企业老板是射洪职中的毕业生;该校毕业生和经过短期培训的农民工2007年为射洪挣回3亿元的纯收入,占全县劳务收入16.68亿元的17.98%。”

  这既是延续职业教育服务当地经济的本质,也反映了范文明上任之初就提出的“名校、名专业、大发展”的观点。

  范文明:一共有三种。一是校银合作,解决学生读书经济困难,把平民教育办成富民教育;二是校企合作,将职业教育这种高成本教育转化为低成本教育;三是校乡合作,培训转移农民,让农民当好农民和让农民不当农民。

  范文明:这主要是针对家庭困难的学生。其实校银合作就是“贷款读书,实习还贷,读满三年,成人成才”,学校与射洪县农村信用联社和企业签订合作协议,学生贷款学费,政府补息,读书三年中有一年到企业实习,勤工俭学所得报酬用以还贷或退还学费,让学生“用银行的钱读自己的书,用明天的钱读今天的书”。

  2007年,我们把2006春年级机械、电子、酒店管理等专业的829名学生组织到联办企业的广东格兰仕、北京眉州东坡酒楼等大型企业半工半读,10个月时间学生挣回650万元现金,人平7840元,不仅挣回了三年的学费,部分学生还为家庭创了收,实现了就读职中不花钱,边学技术边挣钱。

  记者:以前很多职教学生都是校长找着企业“送”,你们学校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从而实现“学校选企业”这个逆转的?

  学校创新探索了订单培养、引企入校、办校进厂等办学模式,实现了资源共享和低成本教育。学校与四川沱牌、北京眉州东坡酒楼、广东格兰仕等全国近百家大中型企业签订了订单培养合同,学校按企业要求招生、设置课程,企业为学校送设备、建工位、派技师到校上课,学生定向到企业实习、就业,真正实现了入学定向、毕业定岗。

  学校还将企业引入学校,由学校提供厂房,企业投入设备并负责生产经营全过程管理,学生半天读书半天上岗实践,派技师指导。学校通过设立办事处、在企业设分校,2007年,射洪职校有2600名学生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10余家大型企业的分校学习,实习期间学生每月可领到1200元以上的工资。这几种模式的办学,不仅降低了办学成本,而且实现了学校、企业、家长、学生的多方共赢。

  记者:遂宁的职业教育开始起步应该是服务于农业,但现在农业这块基本上看不到职业教育的身影。你们在这块上是怎么实现全面覆盖的?

  范文明:80年代服务种植,90年代服务电子,2000年服务数控,2010年则是美容、幼师,这体现了职业教育的一个市场规律性。

  但遂宁是农业大市,所以学校在这方面也不敢放松。学校承担起阳光工程、劳务扶贫工程、农村劳动力技能就业培训工程等培训任务,年培训果蔬、蚕桑、畜牧养殖等农村实用技术人才2000人以上,为发展现代农业提供了人才和技术支撑,真正“让农民当好农民”。职中通过每年达5000人次的农民工技能培训和就业安置,真正让“农民不当农民”。(记者 胡蓉)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