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9大焦点解读广东学习类App新规:首个省级细则不
 

  在“互联网+教育”蓬勃发展的背后,内容涉黄、诱导付费、外链游戏娱乐服务、违规收集学生隐私信息……南都曾报道学习类App暴露出各种乱象问题,给青少年学习成长带来隐患。

  3月28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了《广东省面向中小学生校园学习类App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对面向中小学校园学习类App进行多项内容审查管理的规定。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办法》聚焦审查范围、主体资质、审查内容、隐私保护、付费查分、防控近视、作业神器、审查机制、后续监管等9大焦点问题,明确要求严禁网游、娱乐、商业广告、互动交友,不得存在性暗示等内容,不得用于排名、向学生收费、抄作业等,并首次提出对校园学习类App实行黑灰白名单和红黄牌动态管理制度。

  “监管校园学习类App是必要的,大部分措施比较合理。”教育专家表示,对于在线教育企业不应该一棒打死,应积极开展企业和管理部门之间的对话,多方共同研讨,制定相关标准,共同推进,疏堵结合。

  有多家学习类App反映,这是这是国内第一个针对学习类App的省级管理实施细则,加大对有害学习类App的震慑力度,明确了行业未来发展方向。

  2018年12月28日,教育部官网发布《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审查制度,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需经学校和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审查同意。随后,多地教育相关部门陆续出台管控办法。

  2月21日,广东省教育厅召开学习类App企业代表座谈会,研究学习类App备案管理办法及操作指引等事项。

  此次《办法》明确,中小学生是指广东省各类公办、民办性质的义务教育学校、普通高中、中职学校的在校学生。

  所管理审查的校园学习类App,是指面向(或包含)广东省中小学生、具备教学或作业等功能、以手机或平板电脑等移动智能终端作为使用载体的互联网应用程序(App),包括注册地在外省、但是准备进入或者已经在广东省开展了业务的中小学校校内学习类App,以及校外培训机构或其他纯线上教育机构开展中小学阶段学科培训(具备学科类教学培训和作业功能)的App两类。

  今年两会期间,教育部长陈宝生公开表示,将出台文件规范线上培训机构,线上线下综合治理,在文件出台之前,将比照线下治理的政策措施,对线月,《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就曾提到,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其中要求,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

  南都于同年12月对30家热门学习类App进行合规测评发现,绝大多数 App 所在公司的经营范围以教育信息咨询、教育软件技术开发为主。30 家测评对象中,仅13 家获得 ICP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可以经营增值电信业务。

  在教学与师资上,30 家 App 中仅有 1 家进行了资质公示,6 家 App 存在部分或全部为公立学校在职老师的情况。教学内容上,曾被多次明令禁止的奥数等超纲内容仍可在4 家平台上找到。

  对于校园学习类App的运营资质问题,《办法》要求,主办者为依法设立的公司或机构,能够提供合法有效的企业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或授权负责人)的身份证明等,需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依法向电信管理机构申请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者备案手续。

  此外,《办法》明确,校园学习类App需具备为用户提供长期服务的信誉或者能力,包括拥有开展校园学习类App的教育培训活动相适应的技术、资金和专业人员等条件,能够对App进行定期更新维护,并确保App的运行稳定。但对于进行教育培训活动所具备的条件,《办法》并没有详细展开说明。

  审查内容严禁网游、商业广告、互动交友,不得存在性暗示、非法营销等内容教育部《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强调,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及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等内容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

  《办法》透露,校园学习类App主办者及其产品要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贯彻立德树人根本要求、保障用户信息数据安全、确保运营资质合法有效。

  2018年10月至11月,南都推出28篇报道,涉及国内多款知名学习类App存在的乱象:有的App官方微信公号中含大量不雅、性暗示内容;有的App内含大量游戏,甚至助推孩子“氪金”;有的则发布大量明星榜单和打榜攻略,20条推荐内容仅1条相关。在同年12月的30家学习类App测评中,2 家软件的社区功能存在不良内容,甚至内含大量软色情内容。

  对于校园学习类App的内容,此次《办法》明确要求,主办者应建立严格的内容审查机制,保证App发布内容健康有益,产品(含各功能版块)无网络游戏、娱乐、购物、商业广告等与学习功能无关的内容及链接,不得存在追星、互动交友、动漫、美食、星座、加圈子、发布个人动态等,不得存在性暗示、性诱惑等不良、低俗内容,不得存在吸引眼球、非法营销的垃圾内容。

  同时,校园学习类App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宣扬和封建迷信的、散布谣言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等有害内容。

  校园学习类App出现不良内容,与内容审核与用户反馈机制有着密切联系。南都此前测评发现, 有学习类App存在违规内容却无审核机制,30 家所测软件中, 9家无明显的反馈举报机制或在线客服。

  《办法》对此进行了规范,要求校园学习类App须在显著位置提供用户有效的人工客服、在线客服等使用反馈通道,对于用户的投诉建议给予迅速响应和处理。

  不得调用和学习无关的隐私权限《办法》要求,校园学习类App须满足《网络安全法》、《通信网络安全防护管理办法》(工业和信息化部令第11号)、《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工业和信息化部令第24号)各项要求。应根据公安部《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管理办法》规定,通过信息系统等级保护(二级或以上)测评与备案。

  在用户信息的收集上,按照《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中的最小化原则要求,收集的个人信息应与实现产品或服务的业务功能有直接关联。直接关联是指没有该信息的参与,产品或服务的功能无法实现。

  南都去年12月对30家学习类App的合规测评发现,在通讯录权限方面,DaDa 英语首次安装后会弹出访问通讯录页面,当时的用户注册协议中特别提到,“用户注册成功后,我们将会主动联系每位注册用户,包括但不仅限于电话、短信”,DaDa 英语还称“用户的注册行为即视同为同意接受公司进一步的电线年第四季度电信服务质量通告》,文件列出了检测违规的手机应用软件名单,5款学习类App出现问题被整改或下架。“猿题库”因未公示用户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未提供账号注销等问题被督促整改。“帮你写作业”、“暑假作业帮”、“边走边听英语”、 “校内外”这4款软件则因强行捆绑推广其他应用软件或擅自收集使用用户信息被责令下架。

  南都记者注意到,此次《办法》也进行了相关规定。《办法》要求,校园学习类App需要获取学生用户个人信息的,应由学生用户主动填写有关个人信息。不得调用和学习相关功能无关的隐私权限,不得征集与使用本App功能无关的学生和家长个人信息(包括不得窃取或者前置条件要求用户授权获取与校园学习类App使用功能无关的用户固件信息、照片、定位、通讯录、收件箱等信息)。

  校园学习类App主办者对用户账号、密码、注册手机号码等信息负有保密的义务,不得泄露、不得出售,保障学生和家长的信息安全。校园学习类App主办者在用户终止使用其App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账号的服务。

  南都此前测评发现,包括小猿搜题、智学网、纳米盒、DaDa 英语在内的 20 家 App 不支持注销账户并删除用户数据。

  2018 年 11 月 7 日,对于有媒体曝光的“好分数”“七天网络”向学生家长推销查分排名有偿服务一事,安徽省亳州市教育局回应称,已约谈上述软件运营商,责令其立即关闭有偿查分排名系统。南都此前测评发现,智学网、好分数和七天网络 3 家App 通过与学校签订协议的方式获取用户数据,教师网上阅卷,平台为学生提供查分数、看排名,分析学情报告等功能。以智学网为例,用合作校方的学生账号登录后,点击成绩报告可以查看到排名的等级。

  《办法》规定,学校和老师不得利用App发布学生考试分数的成绩排名,不允许对学生分数标识等级,禁止公布学生的集体分数排名。

  对于校园学习类App的收费项目,《办法》要求,需事先公开且合理,不得强制或变相强制收费、不得恶意扣费。其中,校内学习类App不得面向学生用户收费(以付款的账户为准,付款的账户为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的除外)。

  校内学习类App产品强制或变相强制收费,包括下列情形:由市、县、学校(老师以及其他教职员工)组织或者推荐学生集体安装、具备日常教学所需功能的学习类App,且强制要求学生事先缴纳费用;由学校(老师以及其他教职员工)组织或者推荐学生集体安装的学习类App,初期阶段App主办者承诺免费使用,但是在后期运营过程中,必须缴纳相关费用,才能调用已有数据、沿用原有功能。

  去年8月,教育部会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八部门制定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要求控制儿童对电子产品的使用。去年12月,广东省教育厅联合省卫生健康委起草的《广东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强调家庭和学校应控制学生对电子产品的使用,学生探究式学习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应控制在每天30分钟内。从考核评价入手,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等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南都此前测评发现,30家学习类App中,提供护眼环节的不足两成。一起小学学生App则在用户协议中对视力保护做了详尽说明,其中包括 PC 端提供“儿童上网管家”功能,家长可通过此功能限定孩子上网时间。平台建议老师推荐练习的时间控制在 15分钟左右,做练习时,系统每隔 10 分钟会自动提醒学生稍作休息。

  学习类App成为中小学生每天必备的学习工具,但不少用户曾反映,此类“学习神器”变成了“抄作业神器”。南都记者梳理发现,以“作业神器”著称的学习类App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以搜题为主,例如“小猿搜题”“学霸君”“阿凡题搜题”等能直接拍照搜题,另一种则以搜书名为主,如“作业精灵”等软件是查找全书答案,不具备直接搜题的功能。

  在拍照搜题的软件中,除了提供解题思路,有的会提供考点分析,有的会有题目点评。“作业帮”采取的是学生互答的模式,用户上传不会做的习题,由其他用户来解答;“小猿搜题”则是用图像识别的拍照搜题模式,即拍下题目由系统自动检索,给出答案。在以搜书名为主的软件,则提供海量练习册和课本答案,只需扫描书籍二维码或搜索书名即可查询。在搜索结果中,往往直接呈现参考答案,无解析过程。

  针对上述现象,《办法》明确指出,校园学习类App产品不得用于抄作业。搜题类App,允许用于拓充知识,不得用于抄作业。

  对于难以界定搜题类App功能和性质的,《办法》提到,按照方便学生原则,允许先安装使用,但是推荐和安装此类App的学校教师和家长应做好教育引导、加强监管,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

  机制网络申报、省级审查,市、县、学校通用教育部此前要求,各地需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审查制度,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此次《办法》对申报、审查、信息公开等均作了清晰明确的规定。在申报方式上,制定了详细的《操作指引》,采用电子邮件和网络平台两种渠道,一般情况下无需企业到现场提交资料,减轻学习类App主办者(开发机构或者运营机构)的负担。

  信息公开方面,广东省教育厅准备在厅门户网站和主流媒体建立专栏,统一发布广东省校园学习类App黑白名单信息,包括App主办者、法定代表人、App名称、进入名单日期等。黑白名单将同步实时更新,接受公众浏览、查询和监督。

  实行黑灰白名单和红黄牌动态管理制度对于校园学习类App的后续监管,《办法》创新提出,实行黑灰白名单和红黄牌动态管理制度。经广东省教育厅审查通过并列入白名单的学习类App,仅代表审查时的App(样品)符合《办法》要求,不代表App的主办者(企业)可以一劳永逸。审查通过的,列入白名单,如在日后被投诉、举报违反《办法》规定且查证属实的,给予黄牌警告,列入灰名单。

  校园学习类App主办者申报审查时提交的申报材料或者测试样品存在主观恶意、弄虚作假行为的,或同一个App被黄牌警告后再次出现违反《办法》规定的,给予红牌处理,列入黑名单。

  经广东省教育厅审查通过并列入白名单的校园学习类App,各地市、县(市、区)、学校和机构可以根据本地区、本单位实际情况,自主决定是否使用该产品。对于列入黑名单的App,各市、县、学校不得推荐使用;同时,广东省教育厅商请电信管理部门责令应用商店下架该App、注销ICP备案和停止网络服务。

  《办法》规定,对列入黑名单的产品及其法定代表人、公司所属的校园学习类APP,自列入黑名单之日起,广东省教育厅两年内不再接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实际控制人所属公司新开发的校园学习类APP产品的审查申报。

  根据《办法》,今年8月31日前,设立过渡期,用于校园学习类App主办者自行整改、申请审查等。9月1日起,凡未在广东省教育厅审查通过并列入白名单的校园学习类App,各地市、县(市、区)、学校和校外机构不得要求或推荐给中小学生使用。

  “监管校园学习类App是必要的,大部分措施我认为是比较合理的。”对于广东省教育厅此次出台的暂行管理办法,知名互联网教育专家吕森林向南都记者表示,应区分学习类App的教学服务功能和资讯功能,监管上应该有区分性地对待。吕森林认为,校园学习类App可分为提供教育服务和资讯服务两大类。“一些提供测验、练习、题库类的App严格来说不是教学,而是教学之外的补充,提供相关的信息服务,一些提供老师进行在线互动教学、直播教学等方式的App则提供教育服务。”二者的监管需要区分对待,制定更详细的监管内容。

  对于校园学习类App产品不得用于抄作业的规定,吕森林告诉南都记者,搜题类App可以是一把双刃剑,作为工具,学生是用来学习还是抄作业,要看学生自愿。他建议,随着技术的演进,可以采取大数据的技术来对学生的行为进行识别,通过记录使用时长等方式来判断学生是用于学习,还是在抄作业。

  “学习类App不是不可替代、非用不可,家长均不选择,也就迫使学习类App必须提高质量。现在的问题是,家长选择时,宁滥勿缺,孩子使用时,家长不监护、不引导。”对于学科培训类App,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南都记者,需要监管部门按规定监管,同时家长的选择、监护、引导作用更为重要。

  近年来,在线教育行业资本不断涌入,吕森林表示,这对推进教育技术的演进很有帮助。“学习类App的监管需要一定的时间,相关部门应该防止误伤。”他表示,对于在线教育企业不应该一棒打死,应该扶持一些比较有价值的企业和方式,共同推进,疏堵结合。“应积极开展企业和管理部门之间的对话,多方共同研讨,制定相关标准,而不能采用一刀切的方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