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药品批号查询不到 国际新药“维郁欣”
 

  “国际新药 ‘维郁欣’(viyeg),历经十多年潜心研究和临床验证,精选30多味名贵中药材,运用现代医疗尖端科技制成,根治失眠、抑郁、精神病……”一家自称中国医科大学首都精神卫生中心的单位,刊发在某文摘类报纸上的这则广告引人注目。河北省保定市市民党先生看到广告后,先后汇款购买此药,却发现在邮寄过程中,工作人员的说法和实际不符。本报记者与保定市消费者协会联合调查发现,中国医科大学没有名为“首都精神卫生中心”的机构,所谓的国际新药“维郁欣”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查无此药。截至记者发稿时,“维郁欣”仍在通过其网站或媒体发布广告信息。

  近日,河北省保定市一对老夫妻到该市消协投诉称,今年4月13日,他们在《生活文摘》报上看到一条“维郁欣”的广告,称该药可以根治失眠、抑郁及精神病,是国际上治疗神经内科疾病的首选绿色治疗药品。为了“保证价格的稳定和药品质量的正宗,减少多环节附加成本给患者造成经济负担”,这种药品由研发单位——位于北京市平谷区金乡路78号的中国医科大学首都精神卫生中心直销。

  广告称,该药品研发单位可以和患者签约以保证疗效——15天内对药品不满意可无条件退款,13年内复发免费治疗;同时,经中国红十字会及中国福利基金会联合赞助,该药品可以买二赠一,即购买两个疗程的药品再赠送一个疗程的药品,一个疗程的药品价格为575元。

  权威机构、国际新药、疗效保证、价格优惠,如此优厚的条件,让看到广告后的党先生夫妇颇为动心。在按照广告刊登的电话与对方一名自称姓张的医生沟通后,他们便汇款1150元为失眠抑郁的儿子订购了3个疗程(买二赠一)的“维郁欣”。

  4月24日,对方寄来一个疗程的“维郁欣”。5月19日,对方又寄来两个疗程的药品。随后,这位张医生多次打电话咨询患者服药效果如何,又劝党先生夫妇可以再调配点其他药品,大约6个月的量,打折后为550元。

  7月10日,药品通过星晨急便速递公司送货上门,速递员要求党先生先付清购货款和邮寄费才能打开包裹。党先生将钱交给速递员打开包裹后发现,里面是一种名为“虫草双参”的保健品,按照说明书的服用方法,连一个月的量都不够。

  党先生夫妇急忙致电张医生,要求退货,对方当即同意。此后,党先生夫妇再打电话,对方便不接电话了。

  党先生随后找到星晨急便速递公司,说明卖家寄来的东西有问题,希望快递公司帮助扣留货款。对方表示,这属于代收货款业务,货物出现问题与速递公司无关。

  8月26日,记者登录“维郁欣”广告上所标注的网址 ,发现这家自称隶属于中国医科大学的首都精神卫生中心单位,在网站上同时称是“集科研、教学、预防保健、临床治疗为一体的卫生部直属单位”。

  网站称,“彻底治愈精神疾病的专用海洋生物制剂草本植物药”——“维郁欣”,是世界卫生组织(FDA)委托,经北京中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与美国辉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最权威精神疾病专家6年孜孜不倦的工作方研制成功,此后,经美国辉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制药,中国医科大学首都精神卫生中心推广。

  记者按照党先生提供的空药瓶上标注的批号(执行标准WS-FDA-B13-2008 进 口 批 号 J-200802987FDA-US0403进口药品审核号BH20088794美国专利注册号US20084089.X美国辉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登录国家食药监局网站,在数据查询一栏反复输入括号内的相关数据,搜索结果均为0。

  记者致电美国著名的医药企业辉瑞制药中国总部,其工作人员核实后告诉记者,辉瑞制药没有注册过“美国辉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也没有生产过“维郁欣”。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有关工作人员则称,不存在所谓的“北京中医学院”。

  随后,记者致电学校本部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中国医科大学,该校校办公室一位李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校没有“首都精神卫生中心”这一机构。而中国红十字会办公室及中国福利基金会(又称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管理部均称,他们没有赞助所谓的“中国医科大学首都精神卫生中心”及其“维郁欣”销售活动。

  “维郁欣”网站上称,中华医学会、解放军总医院(三○一医院)等单位多位国内权威专家对该药作出过肯定点评。然而,解放军总医院医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院只有神经内科没有精神内科,其网站中所称对该药作过权威评价的解放军总医院精神内科主任周方,查无此人。

  中华医学会新闻办公室杨姓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维郁欣”网站上所说的中华医学会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委员崔丽英教授确有其人,供职于北京协和医院,但正确的表述应是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主任。截至发稿时,记者通过北京协和医院宣传处尚未联系到崔丽英教授。

  8月30日,记者拨打“维郁欣”广告上所标注的“中国医科大学首都精神卫生中心”的400电话,一位自称张医生的女士听记者陈述完党先生的情况后说,这是有人假冒该中心行骗;当记者提出“维郁欣”在国家药监局网站查询不到、中国医科大学否认存在首都精神卫生中心这一机构等情况时,对方说了一句“你再查查吧”就挂断了电话。

  记者通过互联网搜索,发现大量有关“维郁欣”疗效介绍的网页,其中也不乏患者对其合法身份及副作用的质疑。

  河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市场监管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邮寄药品通常是不法分子销售假劣药品所采取的主要形式。这些网站往往以电话订购或在线订购方式,让消费者向指定的银行账号、邮政信箱汇款,然后向消费者邮寄药品;或者通过货到付款的方式,向消费者销售药品。由于供需双方不见面,消费者上当受骗后往往难以维护自身权益。

  记者从国家食药监局了解到,截至7月12日,经该部门批准、可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网站共有27家,其经营主体大都为具有合法资质的药品零售企业。上述“维郁欣”网站并不在27家名单之中。

  保定市消费者协会提醒消费者,慎购网络销售的药品,同时呼吁有关部门采取有效的监管措施,切断非法售药网站的利益链条。

  保定市消协秘书长高国峰认为,快递公司以代收货款形式邮寄药品,消费者上当受骗,快递公司难辞其咎。《邮政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邮件寄递的物品中包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规定,而作为非法存在的假劣药品,包含在这一“其他内容”之中。星晨急便速递公司为没有合法网上售药资质的网站经营药品邮购业务,应担负相应的责任。


活动五-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